当前位置:中外合作办学教育网主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聚焦 >
加拿大留学生活苦乐参半
文章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发表时间:2014-09-01
    时下有句流行语:“美女不过百”,意思就是现代美女体重不应该超过一百斤,我似乎是比较幸运的,长久以来,我努力的吃和我死命的减肥体重只能在九十八斤上下浮动。可是,刚到加拿大的第一年,我的体重就像坐上了云霄飞车,一路从九十八斤涨到了一百二十斤,颇有虎背熊腰之势。

  我就觉得纳闷了,首先,女人的脂肪累计第一次应该在青春期,我应该算过了吧,第二次该是在怀孕后,我也不沾边,怎么就会胖得像吹气球似的呢。其次,出国留学,四处漂泊,三餐无定,睡眠不足,应该瘦得和只小皮猴似的,我怎么还胖出了那么多,最可怕的是,我居然还老是肚子饿,没到吃饭时间,它就咕咕叫,到了吃饭时间,它就打响雷。

  我打电话问妈妈,这情形是不是得甲亢了,怎么食欲那么旺盛?妈妈听了,叹了口气:“孩子,这不是甲亢,得了甲亢应该更加苗条,我想你是不太吃得上肉,肚子里没有油水。所以老是肚子饿啊,就和我们小时候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一样!”

  真是一语道破天机,确实是这样,超市里的豆腐白菜方便面确实比肉便宜多了,所以,我还是甚少食肉,而且除了抄肉丝肉片,我也实在是不会做肉食。于是,我就整天吃很多泡面和白米饭,这些可是高卡路里的食物啊,难怪虚胖不少,原来,在中国从小衣食无忧,到了加拿大却赶上“三年自然灾害”了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我只能时不时的拿出我从中国带来的费列罗巧克力过过眼瘾,谁知道吃完了这盒,什么时候才买得起下一盒呢?

  古人形容读书“寒窗苦读”,这话一点都不假,之所以寒窗是因为穷,之所以苦读是因为要摆脱这种现状。但是,我觉得颇为幸运的是,我有一个特异功能,就是身出窘境的时候,觉得一切都很正常,回头想想又觉得的以前的自己太可怜了,但是,细细回味起来又觉得非常有意思,感觉那是苦中一点甜。

  比如,有一次,我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,肚子非常之饿,放学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很大的公园,那天,公园里有一位老太太,那老太太真慈祥,一手拿着干净的白面包喂鸽子,一手用榛子喂小松鼠,可爱的松鼠好像认识她一般,从她手里接过榛子,吃得津津有味。看到此情此景,我的肚子更加饿了,我也好想吃白面包吃榛子,最好来杯果汁就更好了,我此时希望自己立即变身成一只小松鼠,可以饱餐一顿好久都没有吃过的榛子,就像费列罗巧克力里的那颗一样,除了榛子本身的干果的口感以外还透露出淡淡碳烧香味。但是,现实是,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变成小小的松鼠,所以还是拖着心里的谗虫回家吃自己的吧。

  原来,当时我的生活处境居然比不上马路上的鸽子和松鼠。现在想想不禁好笑,人居然和动物较上劲了,只要稍稍努力,加拿大是不会让任何人饿上肚子的,只需要多一点的时间,多一点的耐心。

  还有一件小事是发生在我和我最好朋友媛媛之间的,媛媛刚来的时候住她姨妈家,我刚来的时候住我阿姨家,两家相隔很远,但是去学校却是一个方向,但是,我那时侯住在密市,所以去多伦多市区上课就是单程要付两张车票,一张密市的,一张多伦多的。每天公交车费就是十元钱,这对于一个学生来说,那是非常厉害的开支,为了开源节流,两个穷学生想了一个很经典的主意。每天上学的时候我就先从密市坐车到多伦多的Islington地铁站,媛媛也是在这一站从公交转地铁的,而我就站在公交车站外的铁栅栏边,经我们多次勘察发现,那个铁栅栏附近没有人员走动,而且比较隐蔽,媛媛就把她的月票从铁栅栏里塞进来,我就可以顺利的进地铁站里去了,然后,我就每次给媛媛一元钱,回家的时候,我们两个也如法炮制,每天我和媛媛就节省了两元钱,而这宝贵的两元钱是有它特殊的用途的,我们用其中的一元钱在学校的咖啡店里一人买一杯热巧克力,喝这杯热巧克力的时光是我们这一天最最开心的时间了,虽然热巧克力比不上我心爱的费列罗巧克力,但是在寒冷的冬日,它还是给了我阵阵暖意。而在咖啡店的时候,两个女孩聊着学校里的故事,家里发生的故事,突然都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孤单了。

  可是,每天节省这两元钱,说起来容易,实际操作起来可太困难了,因为那时侯,我们没有手机,公交车的时间相当不准时,所以,常常需要一个人等另一个人,夏天还好,冬天的时候站在栅栏旁的雪地上。简直是锻炼人的毅力,消磨人的意志。不过,即使这样,我们还是坚持了一个学期,我们当时觉得这是为了我们的热巧克力该付出的代价,无怨无悔。这段回忆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不认同,但是,对于那个时候贫穷的我们来说,确实给了我们苦中一点甜。现在,我和媛媛有时说到这件事她还会开玩笑地和我说,当年我老是迟到,每次多半还是她在等我,她鼻炎的毛病就是在等我的时候落下的病根,要我索赔医药费。我“反唇相讥”,你现在都当上护士了还问我要医疗费,你直接去医院里拿不就是了么?

  是啊,都当上护士了,时间过的真快,一转眼,我们都已经毕业,都已经逐渐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轨迹。以前一毛钱掰两半花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。而姐妹们相聚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,我也从买不起费列罗巧克力到渐渐的有余钱解解谗,到后来家里巧克力堆积如山,只好过年过节当成礼物发送给亲朋好友。而我的体重也按照食物的多寡成反比,好吃的东西越多,就越要吃一些低卡路里的,健康的。而费列罗巧克力又一次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,只能偶而食之。解解谗,吃多了怕胖啊。

  所以,当今年新年我又收到费列罗大礼盒的时候,我才有了诸多感想。怀念我那宛如费列罗巧克力一般,苦中一点甜的留加的学生时代。